当前位置:龙山新闻网 > 文化旅游 > 美文 > 小说 > 内容阅读

湘西有为:三十六弯藏忠骨

时间:2018-01-02 08:39:17 作者:湘西有为 编辑:彭晓东 点击数: 来源:

  “说,刘玉成藏到哪里去了?”

  夏承平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从清早拷问直到中午烈日当顶,他从乡亲们口中依然没有拷问出苗沟乡苏维埃宣传委员刘玉成的下落。豆子般大小的汗珠子,从他那张满是横肉的脸盘子,渗透而出,然后汇集在一起,像无数条小蛇,在他肥大的身躯里面游走。

  “狗日的,这是他娘的什么天?热死个卵人。”夏承平索性脱掉已经拧成水的内衣,全身的肥肉在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牵引下,向在场的乡亲们大肆发泄着淫威。

  “我说夏队长,你这样问下去,究竟么子时候是个头啊?”坐在一边乘凉的国民党第三十四师师长刘文华,“嚯”地一下站立起来,伸手一巴掌打掉警卫手中的蒲扇,掏出手枪,用枪管顶了顶脑袋上的大沿帽,迅速脱掉身上的外套,看也不看一眼,顺手就扔在旁边躬身伺候他的警卫脸上,大步走到夏承平跟前,扬起巴掌就是两耳光。“不中用的东西,滚到一边去,看老子的。”刘文华话音刚落,就“呯呯呯”响起几声枪声,被抓的乡亲们立马抱成一团,刚才被审问的几个乡亲应声倒下,残酷地被刘文华开枪杀害。

  “不准杀人,不准杀人…”

  一时间,在一个中年男子的大声疾呼下,乡亲们强忍心中悲痛,手牵手,肩并肩,一起用血肉之躯凝结成一堵人墙,排山倒海般冲向刘文华。

  “刘…刘…刘师长….这…这…”夏承平被吓得铁青着脸,双腿打抖,猫起腰杆就往刘文华身后躲。

  “呯呯呯”又是一阵刺耳的枪声,人墙中又有几个乡亲倒下,身后的乡亲立马扶起被刘文华打死的乡亲,然后迅速补上,一堵人墙继续冲着刘文华的枪口逼近。

  “反了,反了,都给老子反了。”尽管久经沙场,杀人如麻的刘文华这个时候,脸上也显现出几分恐惧表情。他连退几步,要不是身后夏承平挡住,他就被乡亲们凝结起来的气慨冲撞倒地。

  “娘买X的,不中用的东西,给老子挡住,挡住。”刘文华转身就把夏承平推在自己前面,两只眼睛瞪得牛卵子般大,稍作镇定之后,只见他嘴巴一抿,牙齿一咬,眼睛里面露出股股杀气。

  “来人…”

  “到…”一个副官得令跑步上前。

  “马副官,还等什么?”

  “这…”

  “杀。”

  一个“杀”字从刘文华的牙齿缝里蹦出,在他面前来回转动,吓得不知所措的夏承平,迅速地掏出枪,冲着乡亲们就是一阵乱射。紧接着,架在一旁的俩挺重机枪,像两条疯狗一样,“嗒嗒嗒”扑向人墙中的乡亲。瞬间,人墙坍塌,惨叫声,哭喊声,枪声汇集土坝上空。鲜血侵染土坝每一寸土地。

  “打倒国民党!”

  “打倒反动派!”

  “打倒刘文华!”

  手无寸铁的众乡亲就这样被刘文华残酷地杀害。

  为了抓住刘玉成,刘文华连日来席卷兴隆街土坝,残酷地杀害妇女,儿童,老人八十余人。而后,刘文华又在桶车杀害妇女,儿童,老人流失余人,最为残酷的是洗洛逼问,逼问无结果的情况下,洗洛一百五十人惨遭刘文华毒手。

  时间,正是一九三五年九月。

  自从红军主力撤离兴隆街驻地之后,刘玉成为了巩固苏维埃政权,不断隐秘地开展扩红工作,大力发动乡亲与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组织广大贫苦农民开展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积极组织物质,支援红军主力。

  刘文华就像疯狗一样,整日都想活捉刘玉成,连日来,不断杀害苏维埃驻地的乡亲,第一是解心头之恨,最重要的是想逼出刘玉成,试图对苏维埃游击队一举歼灭。

  同年十月,在刘玉成精心策划下,故意放出消息,声称自己将到桐木坳开展扩红运动。刘文华得知消息后,火速纠集下母池地方反动武装肖耀南,湖北锣鼓坪张际武形成合围装,疯狗般扑向桐木坳。

  刘玉成带领游击队事先在桐木坳设伏,采用关门打狗的办法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一举击毙敌人三百余人,取得战斗胜利。刘文华只得撤兵修整。刘玉成瞧准这个时机,不断诱敌深入,将刘文华引到下母池,沉重应战,又歼敌两百余人。刘文华几次失败,损失惨重,但是,他灭苏维埃,杀死刘玉成之心不死,接下来,刘文华又纠集夏承平,贾玉昌等反动武装一千多人,大举进攻围剿游击队,但是,都被刘玉成领导的游击队打败。国民党反动派损失过半,大伤元气。

  “刘师长,这样打下去,不是个办法。”夏承平望着一脸苦瓜样的刘文华,讨好地献计献策。

  “狗日的刘玉成,枪,没有好枪,人没有几个,老子怎么就是逮不赢他呢?”刘文华想到几次失败带来的沉重打击,心里十分不甘心。

  “师长不必为此恼火…”夏承平抓住时机讨好刘文华,用手遮住臭烘烘地嘴巴,在刘文华耳朵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他脑袋里面的大计。只见刘文华马上喜笑颜开。

  “你怎么不早说啊?夏队长,狗日的藏这么深?嗯?”刘文华站起来,双手搭在夏承平的肩膀上,笑呵呵地说道:“放心,夏队长,只要此计成功,我马上升你为副师长,你看要得不?”

  “多谢师长栽培,承平定将全力以赴,我这就去办。”夏承平献计得到刘文华的赏识之后,又想到自己不久的将来可以做三十四师的副师长,既升了官,又可以发财,更重要的是可以光宗耀祖。想到这里,夏承平屁颠屁颠地回到家里,乔装打扮一番之后,他连夜赶往兴隆街苗沟乡。

  这夏承平平时胆小如鼠,一有战事,就躲得远远的,但是,今天不一样,他要拿出十二分胆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升官发财,光宗耀祖,这趟深入苏维埃驻地,寻找游击队,是必须深入虎穴。因为,苗沟乡的苏维埃主席是夏承平的老表,前几次交战中,他都不断的暗示他的老表苗沟乡苏维埃主席张松林,只要他反水,就可以吃香的,逮腊的,天天神仙日子,哪里要过游击队那种,三餐没有一餐饱,日夜还要提心吊胆,东躲西藏,满山兔子般跑的日子?

  而一心扑在残酷斗争中的刘玉成哪里知道夏承平会使用这阴招?就在夏承平连夜与张松林私会的第二天早晨,天刚麻麻亮,张松林就迫不及待的来到刘玉成房间,并下达游击队转移的命令。

  “张主席,偶们现在隐藏在苗沟大深山里面,极为安全,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这样才能保存实力,有效地歼灭敌人。”刘玉成再三强调游击队不转移的战略重要性,但是,已经铁了心叛变的张松林怎么会采纳刘玉成的意见呢?

  “为了掩护红军主力迅速撤离,偶们的任务就是要死死的咬住刘文华,整天东躲西藏,怎么会完成上级交给偶们的任务?”

  “玉成,张主席决策也不是没有道理,你就不要再争论了,还是执行张主席命令吧。”副主席曹光华,游击队副队长石家银见刘玉成与张松林争论不休,以免两人争论影响到游击队士气,加上张松林下达的确实是上级命令,所以就极力劝导刘玉成执行张松林命令。但是,曹光华,石家银两位同志怎么会想到这都是张松林事先与夏承平设下的圈套呢?

  刘玉成本来就出生在兴隆街白洞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其父刘子竹一九三五年四月加入红军。在父亲的影响下,刘玉成加入了红军。尽管年纪青青,但是,刘玉成有胆识,肯学习,先后担任肃反委员,青年干事,宣传委员,也就是在红军主力下达撤离龙山茨岩塘的决定后,刘玉成得到上级赏识,在游击队采取大型军事行动中,他也有决策权。按照他积累的战斗经验,这个时候,游击队要么就在苗沟,即使转移,他的家乡白洞应当首选,但是,张松林心怀鬼胎,却一门心事的要求游击队马上转移到三十六弯。刘玉成没有办法,为了革命同志的友谊,为了游击队的士气,为了充分信任苏维埃主席张松林,刘玉成只能执行命令。

  一九三五年十月十五日,刘玉成带领游击队按照张松林指示,向三十六弯开拔。

  群山峰峦连绵起伏,响水洞流水潺潺,湘鄂古马道穿行其间,当刘玉成行至响水洞的时候,就有一阵不祥的预感。张松林再三强调,进了三十六弯后,必须带领游击队上一碗水,这里悬崖峭壁,只要占据最高点,敌人来了都望而兴叹。于是,刘玉成就组织游击队小心翼翼地向一碗水走去。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突然,三十六弯两边树丛中冒出敌人,一发接一发,数十发炮弹落在了游击队队伍当中。

  顿时,枪声,炮声,惨叫声,响水声,声声汇集三十六弯。浓烟滚滚,响水河马上被染成了通红。

  “不好,同志们,我们中埋伏了,快,快,快点隐蔽。”刘玉成马上镇定下来,火速组织游击队反击。

  “玉成,把手举起来,不然,我 就一枪先打死你…”

  突然,刘玉成身后的张松林掉转枪口,顶在刘玉成脑门。其它战士死的死,伤的伤,意见张松林枪口顶住了刘玉成,都僵持在那里,狠狠地瞪着张松林。

  “张主席,你这是干什么?”曹光华双眼怒火四射,恨不得一枪打死张松林,可是,他不能开枪,因为,刘玉成在张松林手上。

  “狗卵日的叛徒,老子一枪打死你。”石家银一个纵步冲到张松林跟前,枪口对准他的脑门。

  “你开枪啊,开枪啊,你开枪打死老子,老子就打死刘玉成。”张松林借助敌人将游击队团团包围的淫威,就撕开他那张畜生不如的脸孔。“嘿嘿,大家都不要怪我张松林,老子这种日子过够了,他娘的,谁不想升官发财?谁不想光宗耀祖,嘿嘿。”张松林这个时候已经疯狂得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他咬紧牙关,一把抱住刘玉成,枪口牢牢地顶住刘玉成。

  “好好好,真是一场好戏啊。”刘文华将几个人团团围住,站在老远处大声喊道:“张主席,不,现在应该称你为张团长,哈哈哈,干得好,干得好啊。”刘文华话音刚落,只见他嘴角一歪,露出一丝不容察觉的邪笑。

  “突突突…”突然,从刘文华身后冲出十二个士兵,人手一把轻机枪,个个露出狰狞的面孔,一阵枪声响过,刘玉成,曹光华,石家银等仅剩的七个游击队员全部英勇牺牲。而叛徒张松林并没有梦想成真,也被手毒心枯的刘文华乱枪打死。

  三十六弯从归往日平静,响水洞流水依然潺潺。

  青山长青,流水长流,历史永远记住红军战士刘玉成。

  映山红遍野,松涛滚滚涌,人民永远记住红军战士刘玉成。

分享到:0
图片新闻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