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山新闻网 > 文化旅游 > 美文 > 小说 > 内容阅读

黎代华:钓鱼台上谋强敌

时间:2018-02-11 10:56:40 作者:黎  代  华 编辑:梁涛 点击数: 来源:县委宣传部

  在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时期,贺龙带领红二、六军团转战湘鄂川黔边区,革命活动震动了国民党政府。蒋介石则针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发动了三次“围剿”。贺龙带领红二、六军团在第二次“反围剿”前期,由于受为王明“左倾”余毒的影响,高粱坪、后坪战斗失利。为此,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于1935年4月12日从永顺塔卧迁龙山兴隆街,后迁茨岩塘。贺龙则带领红二、六军团移师龙山县境。

  这时,蒋介石采取一系列的手段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进行封锁:

  一方面是采用军事、经济、政治手段进行封锁。第一是军事封锁:调湘鄂两省4个师6个纵队81个团,两队战斗机;调动根据地周边及山头地主武装对根据地进行强有力的“围剿”。第二是经济封锁:破坏苏区通商关系,严禁药材布匹食盐军用品入苏区,扰乱苏区经济;第三是政治欺骗:飞机撒传单,叛徒宣言,敌特策反,愚民政策,扰乱苏区社会环境。第四是军事封锁:持久“围剿”,堡垒主义,分进合击,飞机轰炸,在苏区制造恐怖气氛。

  一方面是设立防堵封锁线进行封锁。第一是设立“慈利-四都坪-王村线”和“龙山-来凤-宣恩线”两条“追剿”与防堵“围剿”封锁线。第二是严令“追剿”部队和地方武装在防区修筑关隘碉堡和城区碉楼工事,构筑了纵横苏区的碉堡封锁线。

  国民党封堵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局面形成。

  虽然,红二、六军团在移师龙山的过程中取得了陈家河、桃子溪两次战斗的胜利,但面对从南北压境的湘鄂国民党军,龙山根据地形式不容乐观。

  面对强敌,贺龙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在龙山,贺龙总通过钓鱼的方式解决战略战术问题。为此留下了许多贺龙钓鱼谋强敌的故事。

  狮子头钓鱼台定战略

  狮子头钓鱼台位于龙山县兴隆街潽口车河贺龙(兴平)桥下,1935年4月12日—5月5日期间贺龙在这里钓鱼思考红军的出路问题。

  今年92岁家住兴隆街的田福安当过志愿兵,在湘鄂川黔边剿过匪,参加过八面山燕子洞、桂塘、塘口剿匪战。回忆起小时候陪同贺龙钓鱼的故事田福安仿佛在讲述昨天的事。

  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迁到兴隆街后就设在刘家坪蒋家大屋,贺龙就住在里面。蒋家大屋房主蒋周臣,是兴隆街财主,娶有两个老婆,子辈们喊大妈、小妈。大妈所生叫蒋公卿,小妈所生叫蒋公生。两兄弟关系不好,互相视为仇人。

  原来,小妈原本是蒋周臣给蒋公卿说的媒,蒋公卿没有允若,蒋周臣就娶为二房,后生蒋公生、蒋公某。为兄弟反目种下了根。蒋公生成人后,听母亲及外人说起这一茬子事,就心生厌恨,母子俩就挤兑蒋公卿。蒋公卿于是就搬到了普口车河岸的刘家碾房住。

  田福安继父刘定柱是蒋周臣家的长工,带着一家人借住在蒋家大屋右侧侄儿刘新德家,与贺龙成了邻居。9岁的田福安就成了省委的常客,天天在蒋家大屋玩,并在红军食堂吃饭。贺龙喜欢摸田福安脑壳,喊田福安“小鬼”。并交待勤务兵贺前桥要好好照顾田福安。田福安有点小勤快,叫贺龙贺公公,天天帮贺龙倒茶,点烟,扫地,抹桌。

  贺龙在浦口车河狮子口、麻眼洞钓鱼时认识了住在刘家碾坊的蒋公卿,并与同年的蒋公卿打了老庚。蒋公卿、田福安于是就成了贺龙钓鱼时的伴。

  贺龙的钓鱼竿和当地人的钓鱼竿不同,当地的只有1个钩,他的有3个钩。所以在浦口车岩河里钓鱼总是爱卡钓。每次卡钓,蒋公卿就打泌子(猛子)钻进水里去摸。

  田福安每次看到贺龙钓鱼时都若有所思。有时思考得入了迷,鱼上钓了也不知拉竿,每每被鱼挣脱了去。有时贺龙放下钓鱼竿到凉亭桥来回走动。那时候,田福安并不明白贺龙异常的举动有何深意。

  实际上,贺龙在潽口车河狮子头钓鱼是假,思考应对湘鄂强敌之法和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驻地是真。小时候贺龙在龙山境内走骡马贩过盐,对龙山的地形地貌非常熟悉。兴隆街地势平坦,无险可据,省直机关设在这里,安全系数不高。茨岩塘四面环山,为山间盆地,退可以守,进可以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作省府驻地安全可靠。同时,贺龙一边钓鱼一边分析着湘鄂国民党的情况。他根据自己多年来与湘鄂敌军交战的经验,知道鄂军习惯平原作战,不适应山区作战,面对娴熟丛林山区战法的红二、六军团,特别是红二军团处于弱势。而湘军与红二军团交战多年,熟悉丛林山区战法,相对了解红军,具备作战优势。

  在湘鄂川黔省委、分革军委联系会议上贺龙将自己的这些意见和想法题了出来,得到了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的赞同,决定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迁茨岩塘和制定了“一、暂时不渡长江,仍在原地区争取胜利,省委立足茨岩塘;二、湘敌较强,取守势,鄂敌较弱,取攻势;三、出其不意,积极向鄂敌进攻,在反‘围剿’中掌握主动权”的战略方针。

  满天星钓鱼台谋强敌

  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迁茨岩塘后不久,湘鄂川黔省委、分革军委为了让“湘敌较强,取守势,鄂敌较弱,取攻势;出其不意,积极向鄂敌进攻,在反‘围剿’中掌握主动权”战略意图落在实处,决定实施“围宣恩打忠堡,围首善战湘鄂”的“围城打援”计划。为配合战斗,贺龙决定将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设在新城李家大屋,红六军团指挥部设在龙山石羔山。

  面对强敌,贺龙毫不松懈,针对每一次出击都思虑再三,用钓鱼方式谋定捕捉战机。在“围城打援”期间,贺龙一有空闲,就乔装成农民,脚穿草鞋,身穿麻布粗衣在卢冬生、贺老太爷、警卫员贺前桥的陪同下去新城果利河满天星张果老碾房垂钓。

  回忆贺龙钓鱼的故事家住新城小溪口的王明友口若悬河:“民国二十四年我10岁,张果老碾房是父亲王文章(人称张果老)开的。贺龙和父亲打了老庚。碾坊里有大小2个水碾,有碓、磨、油榨。那时,我经常在碾房玩,帮助父亲做事。每次看到贺龙来碾房钓鱼,我都跟他一起玩,同他在碾房吃过两餐饭。曾经把贺龙的烟斗抢来抽,骑贺龙的马马肩。贺龙在碾房钓鱼,我就帮他捡鱼,把鱼放进鱼篓”。“一次,贺龙又来碾房钓鱼,对周围的红军和父亲说:‘小鱼难得钓,钓条大鱼就好’。不到半个时辰,河中浮起一条约五六斤重的鲤鱼。两岸的红军有的大喊,用枪打鱼。父亲说:‘同志们,不用开枪,我去捉’,随即跳入河中,鱼惊沉河中。父亲扎了几个泌子(猛子),鲤鱼就被捉住,用嘴叨着浮出水面,门牙被鱼扳脱一颗。父亲上岸后,把鱼送给贺龙。贺龙不要,父亲执意要送,相互推辞不下。最后,贺龙说:‘要给我可以,不过要以市场价付钱’。贺龙以12个铜板买下那条鱼”。

  贺龙一边与民同乐,一边谋划寻找着“围城打援”的战机。满天星张果老碾房变成了红二军团的指挥部。贺龙在张果老碾房召开了两次千人以上的军政大会,谋划指挥了小井、象鼻岭、招头寨、胡家沟、太平山、板栗园、招头寨、芭蕉坨等十余次战斗,创造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战争史上无一次失败的战史。

  “围城打援”粉粹了湘鄂国民党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第二次“围剿”,窃底改变了红二、六军团被国民党追着打的局面,由被动挨打转为主动出击,开启了东征的序幕,为红二、六军团长征奠定了基础。

分享到:0
图片新闻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