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山新闻网 > 文化旅游 > 美文 > 小说 > 内容阅读

湘西有为:红军战士田永奇 夫唱妇随干革命

时间:2018-02-12 09:38:23 作者:湘西有为 编辑:梁涛 点击数: 来源:

  田队长,家里一切都还好吧。

  首长放心,一切都好。田永奇接过首长递过来的茶杯,鼻子闻了闻茶杯口热气腾腾地雾气,继续报告到,这段时间将肖子涵的田土都退还给了大家,一把火把地契也烧了,首长这里人多,缺粮,我就连夜给首长送来了。

  是啊,目前形势非常严峻,你们一定要注意,为了争取更多的力量,你们打了土豪,分了田地,还得注意教育,明白吗?首长挥手示意田永奇坐下,然后继续指示到,对那些顽固分子,我们绝不手软,对那些被迫与红军作对的中间力量,一定加大教育力度,争取让他们也走到革命的道路上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嘛。

  是,首长,我们一定按照你的指示去做,请你放心,向肖子涵这样的顽固分子,我已经安排队员二十四小时观察,一旦发现他有什么不轨,我会马上采取措施。

  好,你的工作做得很扎实嘛,工作就是这样做的嘛,一定要胆大心细。首长停了停,转身指着平坝那大包小包的粮食,亲切地问道,你们把三百斤粮食全部运来了,几百块大洋也都送到我这里,你们游击队员吃什么?不应该全部拉来嘛。

  首长不必要担心,主力部队任务重,消耗大,我们游击队员苦一点没有什么,更何况我们天天大山里进,沟壑里出,这大山大河的,饿不着我们呢。

  哟,这样说来,你们游击队天天都是过得山珍海味的生活?

  哈哈哈….

  首长知道这都是游击队员为了支援主力红军而从口中省下来的口粮,如果不收下,这些大山里面生性豪爽的父老乡亲绝对是不答应的,所以,首长甘脆顺了众乡亲的好意,爽快地收下了这些粮食和光洋。

  田队长,时间不早了,我这里也不再留你,你回去代我向大家问声好,谢谢乡亲父老,叫大家一定树立坚强的信心,目前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只要大家团结一心,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人民当家作主的这一天,不会太久。

  是,首长,我这就回去,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将首长的指示传达到位,坚决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到底,夺回政权,让人民当家作主。

  好,路上注意安全。首长说完,对门外大声喊道,警卫员……

  一个年轻小伙子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走了进来,先对田永奇点头微笑打了个招呼,然后举手向首长立正,敬礼。

  田队长,这个文件袋十分重要,你一定要好好保管,除非到了生命紧要关头,你才能把藏文件袋的地方告诉你最信任的人,明白了吗?

  田永奇接过文件袋,马上解开腰带,衣扣,将文件袋装进怀里,然后扣紧衣扣,腰带,双手整理了一下着装之后,立正,举手向首长保证到,请首长放心,人在,文件在,人不在,文件同样安全,请放心,首长,你也要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我这就回水田坝。

  盛夏的湘西大地,酷热难当。被烈日暴晒了一整天的茨岩塘,虽然地处高寒山区,植被覆盖密集,还是酷热难当,特别是,时至下午五点多钟,快要偏西的烈日,把最后一股热气泼洒在大地之上后,渐渐地消失在一碗水身后的山脊。

  湘鄂古马道上尘土飞扬。一个身穿土布纽扣上衣,粗布摆裤,脚穿千层底,身背狼头砍刀,腰插两把合把子的大汉,快马加鞭,身后十来个人,飞马加鞭,紧跟其后,飞驰在枝叶覆盖地古道上。转眼间,田永奇等人的影子就消失在群山峰峦,郁郁葱葱地田野之中。

  大汉就是刚刚告别茨岩塘红军主力首长回水田坝的游击队队长田永奇。他一九九零年七月出生在龙山县水田坝墨塘湾村,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结的穷苦农民,长期受到土豪劣绅,恶霸地主,鱼肉百姓的官府欺压,迫害,其父母亲就是被水田坝恶势力头子肖子涵残酷的杀害。一九三五年六月,红二六军团在贺龙带领下来到了茨岩塘,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同时,在水田坝建立了乡苏维埃政权,田永奇担任了水田坝区游击队队长。同时,他和爱人梁珍英商量好,还说服了好友彭清云也加入了游击队。

  一路上,田永奇兴奋不已,巴不得自己长出一对翅膀,马上飞到水田坝,他要将首长下达的指示快速地传达给游击队员们。最为重要的是,他要快速地将胸口里面的文件袋找一个安全地地方藏好,既然是首长交给他的物件,肯定是无比的重要。于是,他不断地拍打两只小腿,胯下的坐骑,是否明白主人的意图,奔跑的速度更加快了一些。

  清云,你先带弟兄们走,我断后。快到阿屎垭百米之外的时候,田永奇捏住缰绳,抬眼四周打量一番,然后,两腿一夹,坐骑向阿屎垭山顶跑去。

  清云就是游击队员彭清云。自从加入游击队之后,一直紧跟田永奇身边,今天看田永奇一路上少言少语,就知道他另有任务,就没有多问。听到田永奇的命令后,他原地来回几个转,关切地冲着田永奇快马加鞭跑去的方向大声叮嘱道,永奇,小心点,要不,我们在这里等你?

  不用,家里人担心,你带领弟兄们先走,告诉你嫂子,我马上回。

  好嘞。彭清云不再多话,就掉转马头,大声命令道,弟兄们,走,偶们回家。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阿屎垭上面凉风徐徐,虫鸣啾啾,时高时低,此起彼伏的蛙鸣,反存着荒郊野岭的空旷,宁静。一轮明月高悬夜空,如洗的月辉泼洒在大地之上,田永奇紧裹衣袖,推开荆棘密布的灌木丛,两只眼睛,在阿屎垭领上四周搜寻一番之后,确认夜空中再无人迹,便猫下身子,转眼间,阿屎垭上面仅留下阵阵蛙鸣,时高时低,此起彼伏,月辉下的大地,就像一个少了观众的演播大厅,空旷,宁静。

  田清云老远就看见嫂子梁珍英在苏维埃机关大门口的煤油灯下,垫着脚,不时朝古马道上焦急地张望。当马蹄声越来越紧接她的时候,她转手将已经熟睡的女儿从背上抱在手上,高兴地喊道,女儿,女儿,快醒醒,你爹回来了。

  嫂子……

  清云,你永奇大哥呢?梁珍英一把抓住刚刚翻身下马落地的彭清云,看看队伍中的其他队员,又上前几步,望了望古马道上,焦急地询问到,清云,你永奇大哥呢?怎么不见他?他不是和你们一起去的吗?

  哈哈哈,嫂子,永奇大哥马上到,你放心。彭清云见梁珍英还是不放心,就大笑着安慰梁珍英,我的好嫂子,你就一百个放心,大哥断后,处理点事情,真的马上到,来,把女儿给我抱。

  是的,嫂子,田队长在后面,应该快到了……

  真没有骗你,刚才到阿屎垭的时候,队长说处理点事情,嫂子,走,偶们回吧,不会有事的……

  游击队员们纷纷翻身下马,见梁珍英十分担心的样子,就你一句,我一句,安慰梁珍英。

  爹,我要爹,娘,我要爹,我要爹….

  好好好,女儿乖,听话,别哭,你爹马上就回来,快别哭。梁珍英见刚刚醒过过来的女儿吵闹,又经大家这么一劝,于是,心里也就宽慰了许多,从彭清云手里接过女儿,就跟随大家朝院子里面走去。

  田永奇藏好文件袋,借助月光,翻身上马急速往回赶,游击队员们完全没有睡意,听见田永奇的马蹄声已经到了院子,便纷纷迎了上来。

  同志们都辛苦了。

  田队长辛苦。

  大家简单的问候之后,从新回到各自位置上坐了下来,一双双眼睛望着田永奇。梁珍英将女儿哄入睡之后,也找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夫妻二人用眼神交流之后,便进入了会议主题。

  同志们,眼下形式十分严峻,主力红军已经做好撤离龙山的一切准备,我们的任务就是掩护主力红军顺利的撤离龙山,大家一定要高度警惕,这刘文华,肖子涵等土豪劣绅,国民党反动武装肯定要纠集在一起,对我苏维埃地区发起猛烈攻击,为了保存实力,妇女,儿童,老人可能要先转移至大山里面,游击队员跟随我一起拖住敌人,让主力红军顺利撤离。

  好,只要他刘文华敢来,老子就取他人头……..

  肖子涵这段时间不在水田坝,看来这狗日的已经闻到什么味道,不过,量他小小泥鳅,翻不起什么浪来。

  游击队员听说大战在即,早就盼望着收拾刘文华,肖子涵等反动派游击队,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大干一场。

  大家不要把老虎当兔子打,我们虽然收拾了肖子涵,但是,这刘文华可是国民党的正规部队,如果二人勾结,力量肯定要强势许多,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方方面面都要考虑仔细,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待一切工作都安排妥当之后,已经是深夜三点多钟,大家纷纷各自回屋入睡。田永奇望着一直抱着孩子坐在一边的妻子梁珍英,内心油然而升一种愧疚感,大步走过去,看着熟睡中的女儿,情不自禁地在小脸蛋上亲了一大口。

  胡子…….

  哈哈哈,胡子怕什么,来来来,宝贝女儿,爹爹抱一下。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别把女儿整醒了,走走走,偶们回家。梁珍英考虑到丈夫忙碌了一整天,一个劲地催促丈夫回家休息,田永奇只好作罢,就搂着妻子的肩膀,借助月辉向家里走去。

  水田坝苏维埃机关院子虽然称之为院子,实际上是从肖子涵手中夺回来的一个粮库。粮库周围用木质结构的木屋围建而成,外围都是用泥巴粘糊竹子块而成的泥巴墙。游击队员们就将粮仓打扫干净,作为零时驻地。临近水田溪的旁边,便于清洗方便,就搭建了一个厨房,而田永奇就住在厨房对面临时搭建的一个小窝棚里面。

  田永奇回到家中十分困倦,但是,他怎么也难以入睡,内心深处冥冥之中感到有种说不出的焦躁,不安。等妻子将女儿放在床上安顿好之后,田永奇牵着梁珍英的手,坐在床边,思虑再三,就把首长交付的任务,详细地传达给了妻子。

  原来这文件袋里面装的是地图啊!梁珍英终于明白了首长的意图。原来,红军主力撤离龙山之前,从土豪劣绅手中收缴的重要物质,十二门山炮,二十门六零炮,百余发炮弹,三千只中正步枪,万多发子弹,以及万两黄金无法带走,又怕落在刘文华,肖子涵等反动派手中,无论如何也不能销毁,所以,只能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然后,绘制成图,但地图又不能带走,所以,首长就把这个艰巨任务交给了穷苦家庭出生的汉子田永奇。

  一九三五年八月,红军主力在田永奇领导的游击队掩护下,顺利撤离龙山。时至八月二十三,刚刚过完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的游击队员,正在院子里面檫枪操炮。突然,从厨房外面的水田溪传来几声惨叫声,正在会议室开会的田永奇迅速起身,掏出手枪就冲出去,只见正在河边洗菜的乡干部张宗条,炊事员田老二倒在血泊之中,红色的鲜血染红了水田溪。而密密麻麻地国民党,还有肖子涵等土豪劣绅张牙舞爪地朝苏维埃蹑手蹑脚围攻过来。

  不好,同志们,肖子涵来了,大家掏家伙,马上战斗。一时间,枪声,炮声,厮杀声,汇集水田坝苏维埃机关院子上空。田永奇带领游击队员临危不惧,充分利用泥巴墙,仓库做掩体,用火枪,石块,大刀,木棒进行反击。

  田永奇,你投降吧,投降了,老子就不杀你。依仗人多势众的肖子涵,在不远处的山堡上,拿起铁皮子做成的话筒,冲着机关院子喊话,试图威逼田永奇投降。

  肖子涵,狗日的反动派,老子念你是同乡,又是一起长大的水田坝娃儿,没有杀你,没有想到,你狗日的死心塌地当国民党走狗,投你妈那个X,老子打死你个狗日的。田永奇大声骂完,扬起手枪,对准肖子涵就是一阵猛射,吓得肖子涵抱头就躲进山堡后面的草丛。

  田队长,我的子弹打完了……

  队长,敌人上来了,啊,队…队…队长……

  小心身后,队长…..

  一时间,敌人越大越多,但是,田永奇并不畏惧,大声喊道,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头,石头没有了,就用木棒,木棒打断了就用大刀,大刀砍缺了,我们就用拳头,拳头打软了,我们就用脚踢,用牙齿咬,咬也要要死这些反动派,同志们,冲啊……

  在田永奇毫无畏惧的英雄气概感召下,游击队员们英勇杀敌,顽强反击,冲上来的敌人纷纷倒下。

  来吧,肖子涵,老子跟你拼了……

  田永奇最后一次查看弹夹,望了望已经染成鲜红的水田溪,想到已经转移至阿屎垭的父老乡亲,妻子和女儿,再看了看倒下牺牲了的游击队员,田永奇牙齿一咬,纵身跃起,最后三发子弹,打死三个敌人之后,他冲上前去,死死抱住一个敌人,用枪托狠狠地敲击敌人的太阳穴,敌人的脑袋就像夏天的西瓜,被他敲击得稀耙烂,鲜血沾满了田永奇一脸,全身。田永奇丢开敌人尸体就翻过院墙,向一丘水田突围出去,刚走几步,就被追上来的敌人开枪打中大腿,倒在水田里再也不能动弹。肖子涵命令手下用砍刀将田永奇乱刀砍死,就这样,田永奇永远离开了他的妻子,女儿,残酷的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英勇牺牲,时年仅有三十四岁。

  当时,留守茨岩塘的红军十八师火速赶到水田坝救援的时候,肖子涵已经带人离去,摆在红军面前的全是惨不忍睹的场面。田永奇的牺牲,让红军十八师沉痛惋惜。

  阿屎垭是茨岩塘一带地势较高的一个山峰,植被覆盖密集,灌木丛生。源于独特的地理环境位置,易守难攻。游击队员将老人,妇女,儿童转移至此地,靠打野物,树皮,草根,山果艰难度日。肖子涵多次带领国民党反动派进攻,都以失败而告终。自从田永奇英勇牺牲之后,梁珍英化悲痛为力量,带着女儿帮助红军缝缝补补,送饭,侦察敌情。十二月八日,留守根据地的红十八师受命突围,便离开了水田坝,肖子涵又纠集土豪劣绅,甘愿做国民党走狗,带领三百多人对阿屎垭进行疯狂低进攻。一发接一发的炮弹落在阿屎垭每一寸土地上,阿屎垭便成了一片火海,游击队员被迫突围。

  游击队为了留住田永奇的女儿,强烈要求梁珍英突围,但是,已经抱死与敌人斗争到底的梁珍英坚持留下,没有办法,大家只能团结一心,与肖子涵拼个你死我活,最终,游击队寡不敌众,拼死掩护彭清云带着田永奇女儿突围后,全军覆没,一九三六年元月十六日,梁珍英不行被捕,二十四日,凶残的肖子涵将梁珍英拖到他祖文地无情地杀害,梁珍英当时只有三十岁。

  青山埋忠骨,秀水映忠魂。

  龙山人民永远记住田永奇,梁珍英,以及那些为了人民解放战争,民族主权独立,用鲜血和生命换取人民自由,幸福生活的烈士们。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分享到:0
图片新闻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